9名社工这一年:昆明市西山区试点购买服务 看年轻人改变社区

2016年12月15日17:00:53 发表评论
广告也精彩

指通过社区建设、社会组织培育和社会工作现代化体制,形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的良好局面,加快形成政府与社会之间互联、互动、互补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一年前,9名来自不同组织的社工,开始在华昌路社区、复兴社区和广福社区走街串巷。“大妈,你们喜欢参加什么活动?”“大姐,娃娃放学可以来参加‘四点半课堂’”……

这是西山区“三社联动”试点项目,由政府出钱购买专业社区服务一年。

一年后,面对成千上万的居民和疲于应付上级任务的居委会,年轻的社工们为社区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样本1

社区大妈“想唱就唱”

华昌路社区里来了社工,这是66岁的马应文大妈在一次社区讲座上得知的新鲜事,和大多居民一样,她也乱不清啥是社工。

“一个个特别热情,追着问我们平时喜欢啥,想参加什么活动。”马大妈说,没想到自己提出的要求,没过多久几乎都实现了。“以前我们来社区无非就是看表演、听讲座、参加培训,时间长了就觉得没意思。”其实她们几个街坊喜欢唱歌,还喜欢体育锻炼,了解到这些后,社工们就组织她们来活动室唱歌,在小广场上练柔力球,后来社工们还请来专业老师教唱歌。

去年,小廖和同事来到华昌路社区,小团队发现,虽然逢年过节社区都会邀请文艺队表演,但居民只能到场观看,参与度不高。

“社区做的活动,每年都是那样,说白了有点形式主义,就像为了完成上级任务。”社区工作人员也是这样认为。

今年的妇女节活动中,社工站专门组织了活动,通过你比划我来猜、团队拼图、歌曲成语接龙等协作游戏,激发社区居民的自我认同感和社区认同感。

最近,记者询问多位居民“什么是社工”,多数人仍与一年前一样概念模糊,不同的是,他们已真实感受到生活的变化。

样本2

菜市场里“捡”孩子

“几个小年轻,他们来了能做什么?”在这样的质疑声中,广福社区、华昌路社区、复兴社区3个社工站的9名社工,在社区居委会的支持下开干了。

然而,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整日忙于上级下达的各项任务,基本无暇带着社工们逐一认门,年轻人只能自己一家家跑。由于社区居民对社工知之甚少,一种天然的防备心理成了他们融入居民圈的屏障。

“社区里住着2000多名外来务工者,放学放假时,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孩子们游荡的身影。”小廖说,发现随迁子女家长疏于管教的问题后,他们计划实施“四点半课堂”项目,让孩子们放学后到社区里,由社工辅导作业、参加兴趣小组。

“当时印了宣传页,凡是大街上见到孩子或家长就上去宣传,可效果不太好,他们甚至认为我们是骗子。”项目实施后社工们全员出动,到大街小巷、菜市场里“捡”孩子,一家一家走,一个一个问。但无论怎么解释,很多家长们仍然摇头。

“第一次开课,一个孩子都没来。”小廖说,他们最后转变了思路,先发动居委会周围比较熟悉的商户们把孩子送到“四点半课堂”,再由这些孩子带动同学、朋友。

就这样一个带一个,华昌路社区“四点半课堂”热闹了起来。“有些家长忙不赢来接孩子,我们还得一个个送回家,经常都是晚上七八点下班。”小廖说。

样本3

“熊孩子”有了变化

“一年下来,很多居民的印象就是社区活动多了,好像社工就是来做活动的,其实这并不全面。”西山区春熙社会事务服务中心在3个“三社联动”试点中,负责复兴社区、华昌路社区两个项目,中心负责人李学超说,比如社工开展的个案辅导也是非常有价值的社会服务。

在一摞个案辅导资料中,记者随机抽到了10岁“熊孩子”阳光(化名)的资料,10多页的内容涵盖了每一次社工与他及其家长接触的过程。

阳光的爸妈在外地工作,他长期和外婆生活,骂脏话、偷抢东西、欺负同学、不做作业……阳光成了不折不扣的问题少年。

联系上阳光妈妈,请她回到孩子身边后,社工们却发现,母亲与孩子的外婆一样宠娃无度,甚至认为孩子什么问题都没有。

“一次次劝解,一次次被拒,阳光的妈妈最初并不愿意与社工沟通,最终被社工的诚意打动。”李学超说,从社工组织开展的品德课堂,到一对一的单独辅导,阳光妈妈的教育观念逐步转变,阳光的坏毛病也在一点点消失,骂脏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官方声音】

将完善相关政策 让社区购买服务

西山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社区居委会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基层社会管理和服务职能,力量不足、资源不够、活力不强等问题日益凸显。

去年4月,西山区通过社区购买服务的方式,启动“三社联动”试点项目。每个社工站配备3名全职专业社工,提供专业社工服务。这名负责人说,社会组织能弥补政府在社会服务供给上微观管理的不足。目前,政府职能转变尚未到位,社区仍然承担了大量政府下移的职能,政府需要减负放权,通过购买服务,释放空间给社会。

目前,西山区“三社联动”主要由西山区区委组织部、民政局牵头实施,针对“三社联动”的规范性政策还未正式出台,一些社区想购买社会组织服务但又不知道如何实施购买,一定程度上减缓了“三社联动”的发展。这位负责人透露,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将进行政策补充。

春城晚报记者 宋金艳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