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援鄂医疗队实录:“风暴中心”的32天

2020年4月10日11:30:48 发表评论
摘要

2月18日,他们离开文山;3月22日,他们回到昆明;4月6日,他们平安回家。这,是他们在武汉32天的真实记录……

广告也精彩

♦和晓

文山援鄂医疗队实录:“风暴中心”的32天

文山医疗队全体成员

3月22日下午,云南省754名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平安返回云南。这其中,有来自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39名队员。这支39人的队伍,有汉、壮、苗、彝、傣、哈尼、布依、黎、蒙古族9个民族,少数民族队员占比53.85%。他们在“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精神的感召下挺进战疫一线。2月18日,他们离开文山;3月22日,他们回到昆明;4月6日,他们平安回家。这,是他们在武汉32天的真实记录……

未知

文山援鄂医疗队实录:“风暴中心”的32天

隔离区内,防护服是一种特殊而有效的沟通方式,文山医疗队在防护服上写得最多的是“滇鄂情深”“中华民族一家亲”,图中的合影,每个队员都写上了云南文山、姓名和民族,对患者而言,这些信息充满了力量

从18楼到16楼的电梯很快,门一开,文山援鄂医疗队队员、壮族护士王金芬知道自己抵达了隔离区,抬眼一看,前方有十米左右的走廊,走廊尽头就是他们的“战场”。她一步步向前迈进,调节着近日来因各种不确定信息所带来的复杂感受。对于云南第六批援鄂医疗队文山医疗队的39名队员来说,未知的感觉自2月17日接到入选通知起,到真正踏入病房时,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未知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的不确定。虽然身为医护人员,他们能通过网络、媒体、同行,了解到不少关于新冠肺炎的知识,但除了像苗族护士余彩梦这样曾服务过密切接触者的成员外,大多数人都没有接触过疑似病例或密切接触者,缺少切身的感受和判断。未知引发了不同的情绪体验。

踏入病房时,队里年龄最小的余彩梦开始是害怕、紧张,但很快就鼓起了勇气;王金芬是兴奋、激动,她想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医疗队护理组组长、文山玉溪二片区护士长惠素琼是激动、担心,特意配了一副中药傍身;医疗组组长、壮族医生陆宇翔是好奇,作为重症ICU医生的他觉得应该去接触一下这种病毒……

文山援鄂医疗队实录:“风暴中心”的32天

文山医疗队成员祝武汉必胜

另一方面的未知,是因为一直没有明确到底去哪里援助,援助哪家医院。在文山医疗队出发前,云南已有几批医疗队公布了驰援地点——1月27日,云南首批医疗队138人驰援湖北咸宁;2月4日,第二批医疗队102人驰援武汉江汉方舱医院;2月12日,第三批355人再赴咸宁。“要不去咸宁,要不去方舱。”这成了所有队员默认的共识。2月19日,当拿到直飞武汉的机票时,王金芬意识到目的地是武汉。而更加细心的队员发现,在接他们回驻地酒店的大巴车上有“武汉市中心医院”(以下简称“中心医院”)的牌子,难道要去那里?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