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潮人”王旭

2020年3月31日16:58:13 发表评论
摘要

他的成长与创业之路,也似是一段不停靠近潮流、被潮流改变、又迎向新潮流的旅程。

广告也精彩

♦和晓

“滴——本次付款0.1元。”

“滴——付款成功。”

作为云南容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一位创始人,来自昭通市镇雄县的彝族创业者王旭在昆明市大都摩天购物中心四号写字楼办公室,正在向我展示刷脸支付何其便捷。

我们对面的展示区内,摆放着三四台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设备——蜻蜓与青蛙。输入金额、使用者同意刷脸支付协议后,设备在3秒内完成了我的身份信息验证,并实现了支付。

“赶潮人”王旭

王旭正在测试刷脸支付系统

“有可能出现盗刷的情况吗?”不久前,丰巢曾出现过“照片骗取”的负面新闻,我仍心有余悸。

“支付不一样,目前支付的安全系数达到了99.99%,双胞胎都可以区别出来。”王旭还补充了更多信息,早在2013年,支付宝就已研发出刷脸支付的技术,在之后近5年的时间里,支付宝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与调整,安全方面近乎完美。

我眼前的王旭,个头不高、身材匀称,穿着与创业者形象不大相符的运动服,却有着创业者特有的对项目的专注与热情,他坚定地表示,“刷脸支付一定会成为潮流。”

其实,“潮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王旭在选择、构思、设定创业项目时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他的成长与创业之路,也似是一段不停靠近潮流、被潮流改变、又迎向新潮流的旅程。

守护” 皮鞋

王旭对潮流的认识,源于鞋。

初中前,他最“潮”的鞋是一双解放牌球鞋——绿色的布面、绿色的鞋带、深绿色的胶底。在村里大多数孩子还在赤脚满山跑时,他曾大摇大摆地穿着这双鞋闲逛,引来不少同年龄小孩羡慕的眼光。

当然,也不能一直穿。偶尔穿上时,若刚好碰上这近乎被人遗忘的彝族山寨里来了辆马车,他还会立马将鞋脱下,拎在手里,赤着脚,追车去。

上初中时,王旭最“潮”的鞋换成了一双皮鞋。

这双鞋,是王旭用考上镇雄县民族中学时母亲奖励的100元钱购买的,也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双皮鞋。在他眼里,这双皮鞋闪亮非常。

买鞋那天刚好也是他入学的日子,他用报纸把皮鞋包起来,放在枕头下面,然后就站在床铺上,对着陌生的室友们,狠狠地说:“你们打我、骂我,怎样都行,别碰我的皮鞋。”这话,就算在多年后他转述给我听,我仍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不可冒犯的气势。之后,王旭根本没舍得穿它,就每天晚上下自习后,拿出来看看。

王旭对“潮流”的敏感,部分得益于他的家庭。

他的母亲,是村寨里少见的能识字、会说道的女性,因为“潮”,成了村里第一位女教师、女医生,在村里备受尊敬;他的姐姐,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镇雄县培养的第一批乡镇微机工作人员。微机是微型计算机的简称,现在听来是个自带“古董”光芒的词,但那时却是洋气得很。

沾了姐姐的光,王旭很早就接触到了微机,见识到了在随后的十多年时间里,影响中国商业格局的计算机。至今,他仍清晰地记得姐姐带他去看微机那天的情景。在姐姐办公室内,桌子上有一个厚重的显示器、一个键盘、一个鼠标、一台主机,主机上还有个不时发出绿色提示灯光的光驱。

在绿色的屏幕上,姐姐调出蓝色的文本编辑软件,告诉他,这房间里的字、镇政府的公文,都是用这台电脑、这个软件打出来的。王旭只有一个感觉,“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工厂“ 明星”

初三毕业,王旭赶了回“大潮流”,成为镇雄县外出务工青年中的普通一员。提及镇雄人,王旭的感慨要多些,“都是被逼出来的,镇雄县官方统计就有168万人,但土地少,每家都很贫穷”。

第一次出远门,王旭跟着村里的大哥们去了一家福建的糖厂。对于最远才到过镇雄县城的王旭来说,一路行至福建的历程就如西天取经一般——得经九九八十一难。要么是有小偷在车站附近瞄着,要么是有人当街敲诈,就连从车站发出的大巴车,也有司机拿准了他们打工者怕事儿的心态,把人拉到半路,坐地起价,不给就动手或强迫人下车。

一路惊魂地到了福建,糖厂的情况也并不乐观。王旭有时每天工作时间近20小时,工资只有1.2元/小时,干了半年,最后结算,七折八扣一番,竟所剩无几。

半年后,听朋友说,温州待遇要比福建好,王旭决定去温州。

上世纪90年代末的温州,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小商品制造领域已站稳了脚跟,放眼一看,小街小巷里都是作坊与工厂。较为完备、系统的用工体制、管理理念,深深地吸引着像王旭这样来自山区的打工者。在这里,打工者既可以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员,谋得衣食之需;也可奋勇一搏,独立门户闯天地。

当然,初到温州的王旭,只是在直觉上感觉这个地方不一般,还尚未与温州这座城市碰撞出火花。

辗转了几家工厂后,王旭在一家眼镜制造厂里待了三年。刚开始,的确有点艰难,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但很快,王旭发现这家大厂很重视企业文化建设,时常在企业与政府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车间与车间之间组织篮球比赛。

篮球,比快、比准、比体力。这三项,刚好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王旭的强项,没用多久,王旭就“火”了。“打比赛,加油的人都不喊企业或者车间名的,就只会喊‘王旭加油’。”名气之外,王旭被提拔为小班长,也算是进入了管理层。

按照保守一些的逻辑,有名气、有人脉又有能力的王旭,在车间里稳扎稳打,从基础管理层升到高级管理层,安家落户过上幸福日子,也未尝不可。可王旭却如猛兽一般,经过三年驯化,仍野性未泯,内心深处一直想着再去闯闯。

知识产权保护

一位初中毕业生做知识产权保护,可能吗?可能。

一天,王旭接到了一位初中好友的电话,“干嘛?”“干知识产权保护。”虽然对知识产权这个名词一头雾水,王旭还是迅速判断出这是个新鲜事物,挂了电话,他立马收拾行李投奔朋友。

知识产权保护涉及的范围很广,对于企业而言,最基础的知识产权为商标权、专利权与著作权三项。在知识产权意识不断形成的2000年前后,对商标、专利、著作的保护正在成为温州地区企业发展的重要保障。

王旭这时再看温州,大街小巷内那数不清的企业正萌发出对知识产权服务的需求,而当时能够提供知识产权服务的公司并不多,他知道自己站在了一片商业蓝海中,可以通过服务获得最大的利益,“刚开始注册商标还要交规费800块钱,我们收1000块钱,一单能挣200元”。

海绵吸水的比喻有点老套,但放在此时的王旭身上再合适不过。花了两年时间,历经偷师、自学、碰壁、思考的几轮循环后,王旭成了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知识产权合伙人。

趁着“潮流”,王旭总体感觉业务沟通难度不大。难度最大的一次,是为了帮客户买回一个叫“板森”的商标,他和朋友二人租了辆车,开车到福建乡下找商标注册人。路上,才拿到驾照的他撞上了石头,把车头撞得稀巴烂,伴着轰轰隆隆的声响,他俩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商标注册人。

开头几年,王旭与朋友的公司年收入能在几十万。渐渐地,王旭发现“赶潮”的人越来越多,提供知识产权服务的公司从最初的十几家扩展到两三百家。竞争激烈只是变化的一个方面,价格战、只收费不服务等混乱、无序的竞争最终让温州市政府出手,加强了对市场的管理,提高了对相关企业的准入与运营要求。

2009年前后,温州市场的变化让王旭和朋友将目光转而投向昆明,他们决定回昆创业。

共享与刷脸

2009到2019,王旭在昆明待了十年。初期,他按照温州时的创业思路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中期,他奔走泰国农户间,做山竹的跨国贸易;前两年,他又独创专供泼水节使用的、价格实惠的泼水节神器套装……每天,他的脑袋里都能冒出很多新的念头与想法,让他去挑战、去尝试。当然,创业项目一直在变,他的思维与能力也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潮流”的敏感。

自2016年起,伴随着摩拜、OFO、哈啰三家共享自行车的出现,昆明街头就出现了不少以共享为核心理念的创业项目,诸如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纸等,此类项目在降低使用成本、扩展服务范畴、提升产品使用率等方面都有明显优势。

2017年底,王旭在观察医院住院情况时,突发奇想——不如做一个共享陪护床?在王旭的设想中,共享陪护床在外观上与医院的床头置物柜相似,下方箱子部分可以安放折叠床。既方便家属夜间陪护,也方便医院进行管理,还能缓解医患矛盾。

王旭统计过,目前全国三甲以上的医院,共有病床8400多万张,以单张床配一张陪护床、日均使用一次计算,市场空间非常大。王旭相信,如果能够做一个专利和运营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云南本地品牌,这将是一个能在经济、社会等多方面取得效益的优质项目。

说做就做,王旭先是在昆明找了家加工厂,以木料做了第一代共享陪护床,证实了他的想法是可以实践的;又在全国市场内考察用哪些技术和材料能制作更好的共享陪护床,“深圳、徐州、南阳……我跑了好多地方。深圳的折叠床做得好,南阳的铁皮做得好”。

第二代铁皮陪护床制作出来后,成本能够控制在500元左右,但问题不少——易损坏、折叠不方便、卫生无法保障、支付出错率高……王旭碰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至今已经将产品升级到第七代——减少了重量、自动出柜减少了麻烦、柜内每日消毒保障了卫生,特别是和支付宝官方对接后,支付出错率也极大地降低了,改良后,单个陪护床的成本能控制在1000-1500元间,如果正常使用,六个月能收回成本。

“现在只剩最大的一个难题——资金。”去年,王旭在镇雄县人民医院、大观医院两所医院内投放了500张共享陪护床,免费替换出两所医院之前的床头柜,投资近200万。“前期一定都是免费投放,一所医院200万,目前我们的资金无法保障。”

2018年秋,王旭感觉到共享陪护床项目终极性的问题还是资金,他得想一个一劳永逸地解决资金问题的办法。正在此时,因陪护床的支付服务与支付宝官方保持良好联系的他,从支付宝内部得知,支付宝已经在布局刷脸支付行业。作为云南本地的公司,王旭可以成为蚂蚁金服刷脸支付服务的合作伙伴,为本地商家提供设备安装、系统管理、信息对接等服务,如果前期运营良好,后期将有足够的资金保障。

对刷脸支付项目,王旭自己的判断是:做好前期,后期能“躺赢”。2018年底,几番协商之后,王旭的公司与支付宝正式签订电子协议,成为蚂蚁金服刷脸支付项目的合作伙伴。

“赶潮人”王旭

蜻蜓(右)与青蛙(左)

2018年,支付宝推出刷脸支付设备蜻蜓一代;2019年3月19日,微信刷脸支付设备青蛙上线。相比发布会后才知道产品的企业,王旭算是提前布局者,他坦言,近半年来,他个人及公司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刷脸支付项目上,他希望抢在市场饱和之前,能在“潮流”中占领更多的市场。

(来源:今日民族)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