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2020年1月3日11:32:32 发表评论
广告也精彩

♦夏春伟

2003年,34岁的黄仕龙用多年的积蓄买了一套118平米的单元房,总算在城里安下了家,结束了一家人长达16年流离失所的漂泊生活。入住新房没几天,老家的亲朋好友、乡亲邻居闻讯后纷至沓来,一来是按照白族风俗登门送上乔迁新居的祝福,二来主要是想亲眼看看,这个几年前吃了上顿没下顿,外村姑娘都不愿嫁的穷小伙,还真在城里买上房啦?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黄仕龙对孙辈总是很有耐心

黄仕龙出生在大理州剑川县老君山镇的一个农家,初中毕业后因家贫辍学回家。老君山镇海拔较高、气候恶劣,不适宜种植经济作物,17岁的他选择外出打工。在一个冬日,怀揣梦想的黄仕龙踏上了为美好生活而奋斗的征程。

离开家后的黄仕龙到矿山挖过矿,到小学里做过代课老师,还当过两年木匠学徒,可都没能够改变命运。1990年他结婚时,连间像样的新房都没有,结婚用的2700元钱是跑了几个村凑来的,就连当时的双人床、茶几也都是向亲戚借的。“你要是嫁过去,我们就不再和你做亲戚。”结婚前,看到黄仕龙家境如此贫寒,女方的很多亲戚都反对这门婚事。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黄仕龙夫妻

结婚后,颠沛流离的日子并未就此结束。1995年,黄仕龙跟亲戚借了50元钱,带着妻子来到了大理市,开始在城里谋生计。文化不高、不懂技术,但有的是力气。守工地、挖土方、搬水泥,哪里有活就到哪里干;睡桥洞、住工棚,哪里干活家就在哪里。

一年后,吃苦耐劳的黄仕龙被一个建筑老板看中,招为项目施工员,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可惜好景不长,工作没多久又再次失业。

对黄仕龙来说,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母亲胆结石病情加重急需治疗,弟弟妹妹上学马上得交学费,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却丢了工作,没有了收入。焦急万分的他找到了一位亲戚,本想请亲戚帮忙找份工作以渡难关,不料等待他的不是帮助鼓励,而是冷眼打击,“这城里是你能待的地方吗?赶紧回老家种地去。”

各种压力扑面而来,那段黑色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候。吃了上顿愁下顿,没有一分收入却有一大笔开支。得知他家的情况后,很多亲戚都陆续捎来信,劝他带着妻子赶紧回老家,别在城里找罪受。他也曾纠结犹豫过,就像乡亲们说的,至少回家不会饿肚子。无助、失落、迷茫,但他却很不甘心,究竟该何去何从?

就在“留下”还是“回家”的念头斗争之时,黄仕龙突然想起了守工地时看过的一本书——《平凡的世界》,想到了书中的主人翁孙少平,想起了书中的那句话: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而不论其结果是喜是悲,但可以慰藉的是,你总不枉在这世界上活了一场。“好不容易走出大山,无论城里多苦多难,我相信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他最终给自己的答案。

如今,刚到50岁的黄仕龙两鬓已露出些许斑白,他依然每天像个陀螺一般,永不停歇地在为家里的事操心劳碌,不论大事小事都记挂心间。“父亲就像一把大伞一样,不管遇到怎么的狂风暴雨,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们!”每当谈到黄仕龙,女儿都会这样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黄仕龙是家中长子,家里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早些年由于家里穷,两个妹妹都没有机会上学。黄仕龙深知唯有通过读书,弟妹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过上好日子,而这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因此,在外打工的他不管多苦多累,都竭力供着一弟一妹上学。

1997年,弟弟黄仕弟第一次高考没能如愿,黄仕龙不想他就此放弃,想方设法帮弟弟找到了补习学校,人虽已到学校上课,但补习费却迟迟未交。那正是黄仕龙失业后最艰难的日子,看着大哥吃了上顿没下顿,黄仕弟心想自己不读书就能少拖累大哥些,于是便想放弃回家。“你只管好好上学,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有办法。”知道弟弟的想法后,黄仕龙狠狠批评了他,没过几天便送来了2000元钱,将补习费交给了学校。黄仕弟直到大学毕业多年后,才知道当时大哥给自己的那笔补习费,是他情急之下从信用卡里透支出来的。

“阿龙,女娃上什么学呀,你供了也是白供,以后她还不是一样嫁出去!”黄桂兰是黄仕龙最小的妹妹,看他要供妹妹上大学,亲戚邻居都劝他别供了,回家了还能帮干点农活。但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始终认准一条,一定要让弟妹们过上好日子,要过上好日子首先就得好好念书。

如今,弟弟在省城昆明安下了家,成了一家企业的高管;妹妹嫁到了剑川县城,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回想那段艰难的时光,“泥菩萨过河”的黄仕龙,在流离失所的情况下,顶着巨大经济压力将弟妹从初中一直供到了大学毕业,如肩挑重担爬陡坡一般,纵使汗流浃背、精疲力竭都始终咬牙坚持,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

在亲朋眼中,黄仕龙不仅是个不离不弃的好大哥,更是个能干孝顺的好儿子。1998年,黄仕龙接母亲到城里医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多发性胆囊结石,需通过手术直接将胆囊切除,如今看来只是普通小手术,但在当时却是病人受罪、费用昂贵的大手术。医生告诉他需一万元的医疗费,当听到这个数字时,刚还完了债,省吃俭用才攒下2000元钱的黄仕龙傻了眼,8000多块钱的缺口可怎么办?为了让母亲不再受病痛折磨,黄仕龙一面安慰家人说自己有钱,一面瞒着家人再一次找朋友走亲戚,东拼西凑总算凑够了医疗费。在城里买房后,黄仕龙本打算将年迈的父母接到城里享享清福,可在农村生活惯了的父母根本适应不了城市生活。为此,2008年,黄仕龙拿出了自己多年来的积蓄在老家盖了一栋两层的钢筋水泥房,让老家的父母住进了明亮宽敞的新楼房。而在当时,像这样的楼房,整个镇上都寥寥无几。

作为一个男人,爱家顾家、不离不弃才算真汉子。黄仕龙像无数平凡家庭中的男人一样,作为父母的儿子,他就是一根永远挺立的脊梁,肩挑重担一路向前;作为弟妹的哥哥,他就是一个永不撒手的纤夫,拖着沉重的生活大船逆水而上;作为儿女的父亲,他就是一把撑起的大伞,永远顶在暴雨寒风中。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幸福的一家三代

2018年,黄仕龙被云南省建设安全专家委员会续聘为安全专家,同时还被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聘为大理州公共资源交易评标专家。因素质过硬,业绩突出,业内同事及好友都称他为“黄老邪”。如今的“双料”专家“黄老邪”,在22年前却是一个连本地方言都听不懂不会说的“门外汉”。

1995年,刚到城里谋生的黄仕龙找到了一份夜间守工地的活计,虽然曾跟着师傅学过两年石匠,但对现代楼房的施工建筑却一窍不通。本是夜里值班白天睡觉,好学的黄仕龙可“睡不着”,他把睡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每天随便眯上一会便到施工现场,向工地上的技术员学习看图纸、用仪器,为了能多学一点,他还帮着抬石灰、挖沙子。有时白天没弄明白,便在夜里抽空单独找师傅再学习。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黄仕龙全家福

多年前的老君山镇交通闭塞,贫穷落后,当地孩子除在学校能听说少许普通话外,都只会讲当地的白族话。黄仕龙来到城里后,不但听不懂城里的本地方言,更听不懂技术员们的四川话。

对他来说,学建筑知识前必须首先过了语言关,在艰辛努力之下,通过一年多的自学,悟性较高的黄仕龙总算打下了一点基础,这也算是他的第一次“专业培训”。这件事也让他意识到,手勤脚快、多学多问对于人生和工作来说非常重要。

大理剑川素有“木匠之乡”的美誉,剑川木雕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木雕艺术蜚声海内外。也许正是受家乡匠人精神的熏陶,黄仕龙不仅勤快好学,更是极其严谨细致、认真负责。

1997年,刚步入工程施工领域的黄仕龙,和工友一起建设着人生中的第一个项目,施工没几天,信心满满的他便遭遇了挫折,因经验不足,在浇灌楼梯时出现了细微偏差,浇灌好了才发现问题。那可是钢筋混凝土,不像纸上的错字那样擦了就能改,只能拆了重来,但这意味着增加成本。

对于这样的小问题,有的人会选择蒙混过关。可黄仕龙眼中容不得瑕疵,发现问题后二话不说,带着工人把刚浇灌好的楼梯全给砸了,纠正并再三确认无误后才又重新浇灌。

22年来,正因他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曾经的“门外汉”才成为了今天的“双料”专家。

今年是黄仕龙从事建筑工程施工的第23个年头,这23年里,他亲自参与指挥工程项目20余项,大理州医院、公安局、广电楼……都留下了他辛勤奋斗的汗水,都是他为家乡建设发展贡献青春力量的凭证。

以一颗执着的匠心干好一件事,通过不断学习积累,如今的黄仕龙已成为一名优秀的高级工程师,并带领着村中的一茬茬青年走出山窝,摆脱贫困,创造属于阿鹏们的幸福生活。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老邪”黄仕龙:从农民到“双料”专家

人物志 >>

黄仕龙,白族,云南恒林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1987年初中毕业后,作为亿万农村青年中的普通一员,黄仕龙肩挑重担、逐梦前行,积极投身改革开放时代洪流,用艰辛和汗水书写了自己的奋斗华章,以精业实干助力家乡建设发展,先后被表彰为“云南省建筑业优秀项目经理”“云南省建筑施工企业优秀总工程师”“云南省优质工程奖突出贡献者”。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今日民族)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