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族首位女博士:走出去,才能看得远

2017年11月3日01:47:14 发表评论
广告也精彩

2014年,怒族姑娘桑舒平从武汉大学毕业,成为怒族首位女博士。她放弃了到沿海发达地区工作的机会,选择到云南大学任教,希望为少数民族地区培养更多预防医学方面的人才。

一个民族,从结绳记事到走出博士研究生,用了不到70年时间。在这期间,怒族的教育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或许能从桑舒平的身上找到答案。

怒族首位女博士:走出去,才能看得远

桑舒平博士毕业照

怒族首位女博士:走出去,才能看得远

在老姆登村的对面,就是怒江大峡谷著名的皇冠山

又是一年金秋入学时,看到校园里一群群天真烂漫、心怀梦想的大学新生,不禁也让我回忆起我的大学时光。10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离开怒江来到武汉向老师和同学们介绍自己时说的话:“我叫桑舒平,格桑花的‘桑’,舒服的‘舒’,平安的‘平’,我是来自云南怒江的怒族。”

“怒族?你们是不是容易发怒啊?”许多同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一遍又一遍地向大家介绍怒族的历史文化,说我们其实是个热情好客、勤劳勇敢的民族,与动怒的“怒”一点都不沾边。

我出生在老姆登村,从小在怒族的大家庭里长大,家里人说怒语,在生活习惯、待人接物等方面都保持着怒族的习俗。

从小,无论是家里的长辈还是学校的老师都教育我们,我们的家乡还很落后闭塞,我们要努力上进,走出怒江大峡谷,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去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术,长大以后更好地建设家乡。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非常努力地学习。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是家里的长女,要给妹妹做好榜样;另一方面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意识到“走出去”的重要性。

怒江地处祖国西南边陲,与缅甸接壤,位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南延部分横断山脉纵谷地带。这里确实风景优美,有数不尽、望不完的奇峰怪石、激流险滩,还有许多奇特珍贵的动植物,但是高山峡谷的地形、闭塞的交通却给怒江各族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了重重困难,致使当地社会发展迟缓,经济、医疗、教育水平在云南甚至在全国都比较落后。

高中毕业时,我选择报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中西医临床专业。接到华中科技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天,家里人非常高兴,父亲让我穿上红裙子,还送给我一束红玫瑰,说这代表他和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期望。

上大学是我第一次离开云南。医学,本身就是一个兼具感性和理性的学科,同济医学院里浓厚的学习氛围以及同学们追逐梦想、相互鼓励的精神激励着我,我期待自己有一天可以救死扶伤。

在大三那年的暑假,学校安排我们临床专业的学生到公共卫生学院进行预防战略实习,我第一次接触到了预防医学,深深地被“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预防思想感染。

我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偏远落后的农村,从小我就见到了很多父老乡亲因为缺乏健康观念,养成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最终导致疾病,因贫致病、因病返贫的现象十分常见。在预防战略实习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其实许多疾病是可以通过预防措施和加强健康教育而避免的,这对于贫困落后地区而言,是一项非常有意义且成本低、效果显著的举措。于是,在实习结束后,我就毅然决定在研究生阶段学习预防医学。

2009年9月,我在武汉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跟随宇传华教授开始了硕士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并在导师和学院的推荐下成为硕博连读生。学习期间,我在导师的指导下参与了多项国家级、省级课题研究,多次参加相关国际学术会议并作会议报告,发表多篇专业学术论文。

我的博士学位论文《少数民族地区人群健康相关生命质量及其影响的研究》,以云南省为例,通过抽样调查,对云南省少数民族人群的健康相关生命质量进行测量,并与汉族人群进行比较,分析少数民族人群健康相关生命质量的影响因素,为少数民族人群的健康行为以及政府、卫生部门的相关决策提供科学依据。2014年5月,我顺利通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取得博士学位。毕业之后,我到云南大学任教,力争为家乡的医学和公共卫生事业贡献自己一份小小的力量。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YNCSMZ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