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破落户”到“高富帅” 昆明这个全国先进社区如何炼成?

2019年12月10日11:55:41 发表评论
摘要

季官社区地处昆明市官渡区,属于城乡结合部,2012年“村改居”,村民一夜变市民。至今连续12年,季官在官渡区的社区综合考核中名列第一,是许多人眼里的“高富帅”社区。

广告也精彩

♦徐元锋

从“破落户”到“高富帅” 昆明这个全国先进社区如何炼成?

7月17日,云南省委书记陈豪来到官渡区官渡街道季官社区,调研社区党组织引领集体经济发展、助推社会治理情况。图片来源:云报客户端

刘加政在季官社区租房8年了,“越住越想住”。他对记者说:“75平的房子一月租金才一千二,你看小区绿化多好,清清爽爽,楼道没人贴小广告,也没听说谁家失窃过。”

季官社区地处昆明市官渡区,属于城乡结合部,2012年“村改居”,村民一夜变市民。与有些嘈杂混乱“乌烟瘴气”的城乡结合部不同,季官社区的居民有钱有秩序还有文明素质——每家分了3套总计300平方房产,年分红两万多,人人有活干;环境秩序和城区无异,小区里居民和睦相处,透着静气;大事小情有人管,居民就是“主人公”。至今连续12年,季官在官渡区的社区综合考核中名列第一,是许多人眼里的“高富帅”社区。

取信于民——自主改造走出关键一招

今年夏季雨特别多,78岁的李凤祥合计:这要搁在十多年前,好多人家要睡不着觉了。那时候,季官村还是个“破落户儿”:全村八成以上的房屋为土坯房,逢雨则淹,淹必成灾。村民以种菜、赶马车为生,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元,集体经济排名在全街道数一数二——当然是倒着数。这时候,城市发展改造的脚步来到季官——昆明启动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鼓励“一村一策”摸索城镇化路子。

2009年季官村启动改造,与大多数村落城市化不同,季官村走的是“自主改造”之路,也就是不让开发商主导改造,村集体当“操盘手”拆迁、规划、实施,开发商只负责建房子。两者有何不同?季官社区党总支书记陈雁分析,开发商主导模式拿走了城镇化的大部分红利,集体经济被边缘化,农民只获得还建房和补偿金,“相当于一次性买断”。而季官经过改造,村民上楼了,集体有了7万多平方米的房产,“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自主改造”听上去挺美,但对许多地方是“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季官之所以能,陈雁是关键——陈雁其实是村民“三顾茅庐”请回来的。

生活所迫16岁外出闯荡,干过土建,开过货运公司,陈雁敢闯敢干,2007年已是身价几千万的老板。社区换届选举,村民想方设法请靠得住的他来当家,陈雁不愿接这块“山芋”。结果村民隔三岔五组成“说客团”,到公司请他出山。居民付伟洪回忆:“公司虽不是‘茅庐’,但我们也去了不下五十回,求贤若渴是一样的。”

陈雁对记者说:“当老板虽然风光,乡亲们不会发自内心尊重你,我还是回来当村官。”2007年他上任伊始,自掏腰包走遍全国向优秀社区学习。两年后,他大展拳脚的机会来了。

盖房子陈雁内行。季官村的“自主改造”采取了“先建新房、再拆老房”的策略,动员村民将近5000万拆迁款作为集体建房启动资金,但整个项目运作还差近五千万,面对部分村民的犹疑,陈雁这个后来的云南省“最美村官”承诺:干砸了我来赔!当然,这也靠“班子”的威望。季官社区仅用8天,就完成342户的拆迁,创造了昆明奇迹。

社区2009年成立了昆明季官投资有限公司,招投标、聘监理、审计跟踪、阳光操作。一年半后回迁安置房建成交付,社区干部和居民一起抓阄选房。

村集体主导城镇化避免了“空壳经济”,有实力才能为长远社会管理夯实基础。

从“破落户”到“高富帅” 昆明这个全国先进社区如何炼成?

现在的季官社区环境优美。 图片来源:昆明信息港

与时俱进——利益共享贯穿十年变革

“上楼”后的季官村,面临三重挑战:管好村集体年收入三四千万的家业;防止村民“拆迁致富、炫富败家”;在市场经济里站稳脚跟不“昙花一现”。

陈雁说:“‘社区市场化经营’是季官管好家业的必然,也为后续开发提供了组织保证。”季官社区先后成立投资公司、企业管理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公司等。如今社区已下设七家公司,建成集商业购物广场、酒店、商务写字楼为一体,面积约7万平方米的商业区,每年可为集体创收三四千万,同时还能提供数千个工作岗位。

“不患寡而患不均”,家底厚了,季官如何从根上定纷止争?

季官推行了“股份量化改造”,成立股份合作社,让村民变股东。一千多个居民,每股一万元,每人5股,前期启动资金变成股本;后续开发形成的资产也都折股分给居民。如此,季官村每人每年有不低于2万元的保底分红。

这让群众真正共享了发展成果。小区物业每平方米八角,是商品房物业费的四五分之一,连社区道路的停车费都远低于其他地方。季官社区副主任李松,同时是物业公司的负责人,他反问:“你多从居民身上赚的钱还要返给他,多此一举!”

村集体资产股份量化的另一个好处,是把村民手里的资金吸收进来,防止“拆迁致贫”,也把村民的利益和心思聚在一起。城中村改造“拆出一批富翁”、有暴富村民“组团买奥迪”,好吃懒做甚至沾染恶习,这些情况在季官没发生。

居民陈绍强和社区闹过别扭:几年前因不愿干社区分配的工作,被扣减了部分年终分红。今年7月19日,他专门来找陈雁,说感谢社区帮助解决了孩子上学问题。他如今每天工作,心里的疙瘩早解开了。

季官社区一直有条特别的村规民约:“凡18至60周岁有劳动能力的居民,必须工作,否则将扣除个人年终股份分红款的10%。”如此以来,季官社区就业率高达95%。

季官社区“联防队”队长杨洪兵介绍,45名队员从20岁到58岁,基本都是季官居民。“联防队”十年来从12人增加到45人,看家护院出了名——提起季官,小蟊贼都绕着走。联防队员们24小时值班,今年以来仅抓到两起偷电动车的。而耐人寻味的是,队员每月工资仅1500元,还都兢兢业业。

陈绍强心里的疙瘩是慢慢化解的。他说,人闲是非多,社区是真心为我们好,干部也不耍威风,大家伙话有地方说,心情舒畅。

话有地方说且说话算数,才能利益共享——季官社区的重大决策,要开居民代表大会、党员会,还要开股东大会,居民是名副其实的“主人翁”。

从“破落户”到“高富帅” 昆明这个全国先进社区如何炼成?

“全心为民,有难官担,有福民享”12字季官“村训”。 图片来源:昆明信息港

三足鼎立——协调发展方能行之久远

集体经济发展往往有个“天花板”:到了一定规模和层次,受制于管理水平和专业能力,变得停滞不前甚至逐渐被市场淘汰。季官社区的办法是:稳扎稳打,请专业的人干专业事。季官社区的投资伙伴都是大型国企,产业园、写字楼还请来专业运营团队。

季官社区自有写字楼里,引进上海一家团队,招商运营“云南新经济产业园”。团队负责人王棋很佩服:“季官社区的产业眼光不像个社区,他们一直站在经济发展的前沿思考。”

其实,“新经济产业园”开始搞的是共享项目,因为赶上了共享经济的尾巴,并不成功,如今正在智慧旅游和高原农产品上作文章。敢失败也输得起,官渡区民政局副局长吕中华说:“每次去季官都有新东西可看,他们十来年从未止步。”

“从未止步”动力何在?陈雁认为追根溯源还是“初心”。从旧村改造先拆陈雁家房子,到党员带头种树,“幸福季官”大事小情都体现出党组织作用,2016年季官社区党总支被中央授予“全国优秀基层党组织”称号。在坚持党的领导之下,把抓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结合,两手都硬形成“三足鼎立”。季官没钻进钱眼里,一直夯实社会治理的基础,社会治安、消防安全、出租房管理等,十年来从不欠账。

出租房管理是城乡结合部治理难点,季官社区如何破解?客观说,季官不像“握手楼、亲嘴楼”集中的城中村,也没形成流动人口扎堆的局面,租户文化素质相对较高。李松说:“居民出租房屋必须把房客信息材料拿到社区登记备案,也只有这样才能办出入证,有问题的,社区会动员居民劝退租户。”

季官社区还专门定了两项奖励:居民子女考上一本的,社区给予每人每年1万元的奖励,二本一次性奖励1万;家中赡养80岁以上老人的,除分红外,每人每年给予5000元奖励。作为党总支书记,陈雁每年把社区发给自己的年终奖,全部用来看望社区老人,年年如此。

社区居民自发立起“雁过留痕”的石碑,与“有福民享、有难官当”的村训碑相映生辉。陈雁却说,社会治理根本要靠制度。他说,十八大后基层政治生态明显变好,加上“扫黑除恶”,基层干事环境更加清爽。目前官渡区正推进“社区干部任职资格联审和区级备案”,为即将推行的基层自治组织书记、主任和经济组织负责人“一肩挑”选好人、把好关。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 城市民族公众微信
  • 扫一扫加入我们
  • weinxin
  • 城市民族手机版
  • 扫一扫别有洞天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